破解青蒿素难题:中国自主创新药如何打入国际市场?-凯发k8娱乐app下载

破解青蒿素难题:中国自主创新药如何打入国际市场?-凯发k8娱乐app下载

2015-10-08

破解青蒿素难题:中国自主创新药如何打入国际市场?- 复星医药接力屠呦呦 自主创新治疟新药赢得国际市场


 诺贝尔奖的光环迅速让中国女科学家屠呦呦成为全球媒体聚焦的对象——她凭借发现青蒿素提取方式和对全球疟疾治疗所做的巨大贡献,荣获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成为首位获得该奖的中国人。
 但令人惊讶的是,中国虽然在上世纪70年代率先发现青蒿素这一治疟特效药的提取方式,但随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在全球青蒿素类治疟药物的市场份额上,中国企业所占份额并不大。
 从实验室里的科研突破到医药产业化,再到市场销售全球化, 是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考验的不仅仅是一国科学家的技术实力,更是在考验一国医药企业研发制造水平和全球化市场拓展能力。所幸屠呦呦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在抗击疟疾方面,复星旗下桂林南药不仅与屠呦呦一样参与了当年促使青蒿素问世的“523计划”。
 当屠呦呦为代表的中国科学家发现青蒿素的提取方式完成重大科研突破之后,桂林南药接过治疟医疗创新的接力棒不断前进, 1977年研制出治疟特效药青蒿琥酯,并促使其青蒿素类联合用药(act)复方通过世界卫生组织的药品预认证项目,成为唯一通过该项认证的中国抗疟药生产商。
 2005年,复星医药桂林南药的治疟特效药青蒿琥酯通过世界卫生组织预认证。在此之前,瑞士诺华、法国赛诺菲邓国际制药巨头依据在获得国际认证方面的优势,长期在国际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受限于认证问题,中国的很多制药企业,只能为赛诺菲等企业提供青蒿素原料药获取微薄收入,而成品药的丰厚利润为这些跨国制药巨头独享。
 在抗疟药方面,目前有2家跨国公司(瑞士诺华、法国赛诺菲)和5家印度公司以及桂林南药共8家企业的口服act通过世卫组织药品预认证。国内其他的制药商一般都是在为诺华等国际大医药公司提供青蒿素原料药,桂林南药至今仍是唯一通过世卫组织该项认证的中国抗疟药生产商,代表着中国在疟疾治疗药物的研发生产等领域的最强实力。
 目前,中国有不少青蒿素原料药出口,但复星医药桂林南药所有抗疟药的出口都是自主品牌的成品药,约占中国抗疟成品药出口总量的70%-80%,也是中国政府援助非洲的主要药品。根据国家相关数据统计,复星医药桂林南药是2014年中国西成药出口前十强,其抗疟药artesun单一制剂全国出口创汇最高。
 2000年以来青蒿素类抗疟药的广泛使用令全球疟疾死亡率下降47%,非洲疟疾死亡率下降54%,非洲儿童死亡率下降58%。

从青蒿素到青蒿琥酯:让治疟科研突破走出实验室
 1977年,桂林南药在青蒿素基础上成功化学合成了青蒿琥酯,青蒿素系列药品中第一个自主研发的新品种诞生了。
 复星医药桂林南药的青蒿琥酯系列药品,完全是中国自主研发的创新药。目前也是国际最有效、最佳的抗疟药,是中国创新的典型代表。
 桂林制药自主研发成功的青蒿琥酯, 1987年获得了国家卫生部颁发的一类新药证书,是新中国一类新药的001号证书。青蒿琥酯具有毒性低、起效快、疗效高、复燃率小的特点,现已在数十个国家和地区注册销售,解除了许多疟疾患者的痛苦,世卫组织称其为“最有效”的抗疟药,2000年将其列为抗疟药基本药物。中央电视台在新闻联播中报道称,“青蒿琥酯为中国造福世界的中国国药”。
 更加难得的是,复星医药桂林南药的创新药品arte sun(注射用青蒿琥酯)为全球首创,是国际治疗重症疟疾的金标准,who强烈推荐的重症疟疾治疗首选用药;目前已全面取代奎宁注射液,在全球30多个国家注册销售,在全球重症疟疾市场占有率90%以上,是全球唯一通过who产品预认证的注射剂产品;截止目前为止已挽救有700多万重症疟疾患者的生命,且主要为5岁以下儿童。为儿童疟疾死亡率的下降做出了卓越贡献。
 在2010年,世界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就公布报告显示注射用青蒿琥酯的疗效明显优于奎宁并向各国建议用注射用青蒿琥酯取代奎宁作为治疗重症疟疾的一线用药。消息一出,非洲各疟疾流行国对此普遍关注。
 2015年1月29日,注射用青蒿琥酯又登上法国独立医学杂志《处方》(prescrire)一年一度的“荣誉榜”,成为首个进入榜单的中国原创药。
 仅仅过去三年内,复星医药桂林南药就向全球市场供应了2380万支注射用青蒿琥酯,挽救了340多万重症疟疾患者(90%以上为非洲人民)的生命。

青蒿琥酯获who预认证 中国创新药如何打开国际市场
  “的确,中国的疟疾患者非常少,但复星看到了这个中国创新药的国际价值。”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这样认为。
 复星医药成立之初,当时的董事长郭广昌和总裁汪群斌,就立志做中国自主创新的药品,能挽救更多人的生命,帮助更多人获得健康。2004年并购桂林南药后,复星希望将创新药青蒿琥酯系列药品和国际接轨,真正造福全球疟疾患者。
 全球口服抗疟药的市场规模约为2亿人份(一个人份即指一个完整的治疗疗程),一人份的口服抗疟药的采购均价在1美元左右。目前90%的抗疟药市场是以全球基金为代表的国际药品采购机制把控的“公立市场“。供应”公立市场“的抗疟药必须通过世卫组织药品预认证(who pre-qualification)且被世卫组织的《疟疾治疗指南》推荐。
 世卫组织于2001年启动药品预认证项目,主要针对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这三大世界流行疾病,除了发病人数和死亡人数高之外,其发病人群主要分布在以非洲为首的全球经济欠发达地区,而世卫组织建立药品预认证项目的初衷,就是为了帮助这些生活在贫困地区的人民获得质量有保障且可负担的药品。该项目从设立之初就以欧盟和美国的药品质量标准为基础并在实施过程中不断提升,现在世卫组织药品预认证的水平已基本达到欧盟标准,对gmp(生产制造)和gcp(生物等效性试验)的要求较中国现行标准更高。正是这个门槛将不少中国抗疟药生产商挡在了 “公立市场”之外。
 青蒿琥酯这一“中国神药”走向全球获得国际认可的道路并非坦途,从1977年青蒿琥酯诞生到2005年从who获得预认证供应商资格认证,桂林南药付出了28年的持续努力。
 当时,中国有青蒿素原料药在做非洲私立市场,营销和市场的投入相当大。当时的复星医药总裁(现任复星集团总裁)汪群斌强调:“抗疟药是大量的治疗人群是贫苦大众,我们应该尽量降低抗疟药的价格。“而私立市场的营销费用巨大。
 当时,抗疟药的市场主要是公立市场占主导,但公立采购市场必须要通过who的预认证,对质量和生产工艺都是有超高的要求。复星医药桂林南药决定迎难而上,汪群斌说,“中国品牌药要走向世界,创新和质量是药品评价的重要标准,复星医药要国际化,必须要达到最高水准。”
 因此,公司在质量和工艺标准上不断下功夫,当时的桂林南药董事长严啸华带领一支队伍参加了世界卫生组织的相关培训,并根据他们的要求对产品的生产标准进行了多方面的提升。就青蒿琥酯的生产,世界卫生组织的医药专家多次来厂检查工作,每次都提出了不少改进的建议,甚至是一些很细节的问题。
 2005年6月,世界卫生组织在坦桑尼亚的阿鲁桑会议上,正式确认青蒿琥酯的原创者是桂林制药。桂林南药的青蒿琥酯,在中国医药史上实现了三次突破。
 1987年,中国实行新药审批办法以来,青蒿琥酯是中国第一个通过新药审批,获得了中国一类新药的第一号证书,而青蒿琥酯制注射剂获得第2号证书。
 2005年12月21日,桂林制药代表着中国企业实现零的突破,获得世界卫生组织预供应商的资格认证。这是中国制药企业首次从who获得预认证供应商资格认证,它使中国化学药物成品实现了零的突破,也是中国真正意义上走向世界的第一个自主研发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和独立品牌的化学成品制剂。
 更值得一提的是,在青蒿琥酯片的用药标准上,世界卫生组织(who)提出,在国际药典没有修改之前,把国际药典加桂林南药企业对青蒿琥酯片的内控标准作为制药标准,写下了全世界唯一一个把企业内控标准作为国际标准参照的记录。,目前,桂林南药生产的青蒿琥酯在有效期内的溶出度为85%,新出厂的能达到95%,而国际标准只要求75%。因此,公司的药品研发的技术和生产工艺始终走在世界前列。
 桂林南药在研发成功青蒿琥酯这一“中国神药”之后,成功使之获得国际医学界认可,进入全球治疟主流药物采购体系,颠覆了此前诺华等企业在全球治疟医疗领域的垄断地位。
 复星医药桂林南药的青蒿琥酯系列药品,作为中国自主研发的创新药。也是目前国际最有效、最佳的抗疟药,是中国创新的典型代表。
 自2005年首个抗疟药通过世卫组织预认证以来,在过去的十年内,桂林南药有13个抗疟药制剂获得世界卫生组织的预认证。其中,有3个是注射剂,10个口服制剂,药品涵盖疟疾预防、非重症疟疾治疗和重症疟疾抢救。桂林南药是中国抗疟药制剂唯一通过世界卫生组织认证的企业,特别是原研、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青蒿素类注射剂artesun是世卫组织推荐的治疗重症疟疾的首选用药。
 在中国,复星医药桂林南药所有抗疟药的出口都是自主品牌的成品药,约占中国抗疟成品药出口总量的70%-80%,也是中国政府援助非洲的主要药品。(根据国家相关数据统计,复星医药桂林南药是2014年中国西成药出口前十强;抗疟药artesun单一制剂全国出口创汇最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