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青蒿素難題:中國自主創新藥如何打入國際市場?-凯发k8娱乐app下载

破解青蒿素難題:中國自主創新藥如何打入國際市場?-凯发k8娱乐app下载

2015-10-08

破解青蒿素難題:中國自主創新藥如何打入國際市場?- 複星醫藥接力屠呦呦 自主創新治瘧新藥贏得國際市場

 諾貝爾獎的光環迅速讓中國女科學家屠呦呦成為全球媒體聚焦的對象——她憑藉發現青蒿素提取方式和對全球瘧疾治療所做的巨大貢獻,榮獲2015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成為首位獲得該獎的中國人。
 但令人驚訝的是,中國雖然在上世紀70年代率先發現青蒿素這一治瘧特效藥的提取方式,但隨後的很長一段時間內,在全球青蒿素類治瘧藥物的市場份額上,中國企業所占份額並不大。
 從實驗室裡的科研突破到醫藥產業化,再到市場銷售全球化, 是一個完整的產業鏈條,考驗的不僅僅是一國科學家的技術實力,更是在考驗一國醫藥企業研發製造水準和全球化市場拓展能力。所幸屠呦呦並不是一個人在戰鬥,在抗擊瘧疾方面,複星旗下桂林南藥不僅與屠呦呦一樣參與了當年促使青蒿素問世的“523計畫”。
 當屠呦呦為代表的中國科學家發現青蒿素的提取方式完成重大科研突破之後,桂林南藥接過治瘧醫療創新的接力棒不斷前進, 1977年研製出治瘧特效藥青蒿琥酯,並促使其青蒿素類聯合用藥(act)複方通過世界衛生組織的藥品預認證項目,成為唯一通過該項認證的中國抗瘧藥生產商。
 2005年,複星醫藥桂林南藥的治瘧特效藥青蒿琥酯通過世界衛生組織預認證。在此之前,瑞士諾華、法國賽諾菲鄧國際製藥巨頭依據在獲得國際認證方面的優勢,長期在國際市場上佔據主導地位。受限於認證問題,中國的很多製藥企業,只能為賽諾菲等企業提供青蒿素原料藥獲取微薄收入,而成品藥的豐厚利潤為這些跨國製藥巨頭獨享。
 在抗瘧藥方面,目前有2家跨國公司(瑞士諾華、法國賽諾菲)和5家印度公司以及桂林南藥共8家企業的口服act通過世衛組織藥品預認證。國內其他的製藥商一般都是在為諾華等國際大醫藥公司提供青蒿素原料藥,桂林南藥至今仍是唯一通過世衛組織該項認證的中國抗瘧藥生產商,代表著中國在瘧疾治療藥物的研發生產等領域的最強實力。
 目前,中國有不少青蒿素原料藥出口,但複星醫藥桂林南藥所有抗瘧藥的出口都是自主品牌的成品藥,約占中國抗瘧成品藥出口總量的70%-80%,也是中國政府援助非洲的主要藥品。根據國家相關資料統計,複星醫藥桂林南藥是2014年中國西成藥出口前十強,其抗瘧藥artesun單一制劑全國出口創匯最高。
 2000年以來青蒿素類抗瘧藥的廣泛使用令全球瘧疾死亡率下降47%,非洲瘧疾死亡率下降54%,非洲兒童死亡率下降58%。

從青蒿素到青蒿琥酯:讓治瘧科研突破走出實驗室
 1977年,桂林南藥在青蒿素基礎上成功化學合成了青蒿琥酯,青蒿素系列藥品中第一個自主研發的新品種誕生了。
 複星醫藥桂林南藥的青蒿琥酯系列藥品,完全是中國自主研發的創新藥。目前也是國際最有效、最佳的抗瘧藥,是中國創新的典型代表。
 桂林製藥自主研發成功的青蒿琥酯, 1987年獲得了國家衛生部頒發的一類新藥證書,是新中國一類新藥的001號證書。青蒿琥酯具有毒性低、起效快、療效高、複燃率小的特點,現已在數十個國家和地區註冊銷售,解除了許多瘧疾患者的痛苦,世衛組織稱其為“最有效”的抗瘧藥,2000年將其列為抗瘧藥基本藥物。中央電視臺在新聞聯播中報導稱,“青蒿琥酯為中國造福世界的中國國藥”。
 更加難得的是,複星醫藥桂林南藥的創新藥品arte sun(注射用青蒿琥酯)為全球首創,是國際治療重症瘧疾的金標準,who強烈推薦的重症瘧疾治療首選用藥;目前已全面取代奎寧注射液,在全球30多個國家註冊銷售,在全球重症瘧疾市場佔有率90%以上,是全球唯一通過who產品預認證的注射劑產品;截止目前為止已挽救有700多萬重症瘧疾患者的生命,且主要為5歲以下兒童。為兒童瘧疾死亡率的下降做出了卓越貢獻。
 在2010年,世界權威醫學期刊《柳葉刀》就公佈報告顯示注射用青蒿琥酯的療效明顯優於奎寧並向各國建議用注射用青蒿琥酯取代奎寧作為治療重症瘧疾的一線用藥。消息一出,非洲各瘧疾流行國對此普遍關注。
 2015年1月29日,注射用青蒿琥酯又登上法國獨立醫學雜誌《處方》(prescrire)一年一度的“榮譽榜”,成為首個進入榜單的中國原創藥。
 僅僅過去三年內,複星醫藥桂林南藥就向全球市場供應了2380萬支注射用青蒿琥酯,挽救了340多萬重症瘧疾患者(90%以上為非洲人民)的生命。

青蒿琥酯獲who預認證 中國創新藥如何打開國際市場
  “的確,中國的瘧疾患者非常少,但複星看到了這個中國創新藥的國際價值。”複星集團董事長郭廣昌這樣認為。
 複星醫藥成立之初,當時的董事長郭廣昌和總裁汪群斌,就立志做中國自主創新的藥品,能挽救更多人的生命,幫助更多人獲得健康。2004年並購桂林南藥後,複星希望將創新藥青蒿琥酯系列藥品和國際接軌,真正造福全球瘧疾患者。
 全球口服抗瘧藥的市場規模約為2億人份(一個人份即指一個完整的治療療程),一人份的口服抗瘧藥的採購均價在1美元左右。目前90%的抗瘧藥市場是以全球基金為代表的國際藥品採購機制把控的“公立市場“。供應”公立市場“的抗瘧藥必須通過世衛組織藥品預認證(who pre-qualification)且被世衛組織的《瘧疾治療指南》推薦。
 世衛組織於2001年啟動藥品預認證項目,主要針對愛滋病、結核病和瘧疾這三大世界流行疾病,除了發病人數和死亡人數高之外,其發病人群主要分佈在以非洲為首的全球經濟欠發達地區,而世衛組織建立藥品預認證專案的初衷,就是為了説明這些生活在貧困地區的人民獲得品質有保障且可負擔的藥品。該項目從設立之初就以歐盟和美國的藥品品質標準為基礎並在實施過程中不斷提升,現在世衛組織藥品預認證的水準已基本達到歐盟標準,對gmp(生產製造)和gcp(生物等效性試驗)的要求較中國現行標準更高。正是這個門檻將不少中國抗瘧藥生產商擋在了 “公立市場”之外。
 青蒿琥酯這一“中國神藥”走向全球獲得國際認可的道路並非坦途,從1977年青蒿琥酯誕生到2005年從who獲得預認證供應商資格認證,桂林南藥付出了28年的持續努力。
 當時,中國有青蒿素原料藥在做非洲私立市場,行銷和市場的投入相當大。當時的複星醫藥總裁(現任複星集團總裁)汪群斌強調:“抗瘧藥是大量的治療人群是貧苦大眾,我們應該儘量降低抗瘧藥的價格。“而私立市場的行銷費用巨大。
 當時,抗瘧藥的市場主要是公立市場占主導,但公立採購市場必須要通過who的預認證,對品質和生產工藝都是有超高的要求。複星醫藥桂林南藥決定迎難而上,汪群斌說,“中國品牌藥要走向世界,創新和品質是藥品評價的重要標準,複星醫藥要國際化,必須要達到最高水準。”
 因此,公司在品質和工藝標準上不斷下功夫,當時的桂林南藥董事長嚴嘯華帶領一支隊伍參加了世界衛生組織的相關培訓,並根據他們的要求對產品的生產標準進行了多方面的提升。就青蒿琥酯的生產,世界衛生組織的醫藥專家多次來廠檢查工作,每次都提出了不少改進的建議,甚至是一些很細節的問題。
 2005年6月,世界衛生組織在坦尚尼亞的阿魯桑會議上,正式確認青蒿琥酯的原創者是桂林製藥。桂林南藥的青蒿琥酯,在中國醫藥史上實現了三次突破。
 1987年,中國實行新藥審批辦法以來,青蒿琥酯是中國第一個通過新藥審批,獲得了中國一類新藥的第一號證書,而青蒿琥酯制注射劑獲得第2號證書。
 2005年12月21日,桂林製藥代表著中國企業實現零的突破,獲得世界衛生組織預供應商的資格認證。這是中國製藥企業首次從who獲得預認證供應商資格認證,它使中國化學藥物成品實現了零的突破,也是中國真正意義上走向世界的第一個自主研發並具有自主智慧財產權和獨立品牌的化學成品製劑。
 更值得一提的是,在青蒿琥酯片的用藥標準上,世界衛生組織(who)提出,在國際藥典沒有修改之前,把國際藥典加桂林南藥企業對青蒿琥酯片的內控標準作為製藥標準,寫下了全世界唯一一個把企業內控標準作為國際標準參照的記錄。,目前,桂林南藥生產的青蒿琥酯在有效期內的溶出度為85%,新出廠的能達到95%,而國際標準只要求75%。因此,公司的藥品研發的技術和生產工藝始終走在世界前列。
 桂林南藥在研發成功青蒿琥酯這一“中國神藥”之後,成功使之獲得國際醫學界認可,進入全球治瘧主流藥物採購體系,顛覆了此前諾華等企業在全球治瘧醫療領域的壟斷地位。
 複星醫藥桂林南藥的青蒿琥酯系列藥品,作為中國自主研發的創新藥。也是目前國際最有效、最佳的抗瘧藥,是中國創新的典型代表。
 自2005年首個抗瘧藥通過世衛組織預認證以來,在過去的十年內,桂林南藥有13個抗瘧藥製劑獲得世界衛生組織的預認證。其中,有3個是注射劑,10個口服製劑,藥品涵蓋瘧疾預防、非重症瘧疾治療和重症瘧疾搶救。桂林南藥是中國抗瘧藥製劑唯一通過世界衛生組織認證的企業,特別是原研、有自主智慧財產權的青蒿素類注射劑artesun是世衛組織推薦的治療重症瘧疾的首選用藥。
 在中國,複星醫藥桂林南藥所有抗瘧藥的出口都是自主品牌的成品藥,約占中國抗瘧成品藥出口總量的70%-80%,也是中國政府援助非洲的主要藥品。(根據國家相關資料統計,複星醫藥桂林南藥是2014年中國西成藥出口前十強;抗瘧藥artesun單一制劑全國出口創匯最高。)